熊猫不想恰竹子

垃圾文手,也是垃圾画手~主混雷安嘉金卡埃胜出哒~

【卡埃】快穿梗什么的百玩不厌

ooc属于我!

大学生卡and系统埃!

(没错本鸽又开坑了)

埃米第一人称注意!

卡卡勾引别人注意!

咳咳我们开始吧



恋爱绯闻.1.


我看了看第一个世界的资料,什么?!第一个世界就这么有挑战性哒?!

不过正好看着面瘫矮子吃瘪,不错。


我满意地挑挑眉,拿着资料走到卡米尔面前,我使劲憋笑的样子一定很滑稽。但你们也知道,卡米尔,是个笑神经衰竭的面瘫矮子!


他无奈地白了我一眼,接过我手中的资料,很快,他的瞳孔缩小了一点——哼哼,肯定很震惊吧,就等着吃瘪吧略略略!


我还在那里挤眉弄眼做鬼脸,一向冷静的面瘫矮子卡米尔却把资料重重地摔在地上,他的语气包含着一丢丢的怒意:“你故意的?我莫名其妙跟你来到这个空间,又莫名其妙被你拉了任务——可这些我都忍了,你还想让我去当小三玩?你故意的?”


我从来没有听他说这么多个字,不禁背后发毛,感受到他身边的低气压……


“这也不是我的错啊?选世界是我选的吗?”我莫名感受到一阵委屈。

卡米尔拉下帽檐,一点点地向我靠近。我早已感受到隐隐寒意,忍不住想后退,可双脚仿佛被冻住了,让我怎么也挪不开。

他揪住我的衣领,厉声道:“那好我问你,为什么选我?”

“……我怎么知道为什么……”我低下头,眼角被莫名的委屈冲刷出点点湿润,“你可不要反悔!你可是答应过我的!”

卡米尔微微一怔,也不知道是不是怜惜,他用拇指轻轻拂去我眼角湿润,很轻,生怕弄疼了我似的……


我仿佛看到了电线杆又弯了几分。

但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卡米尔他进入了那个世界!


嘘~悄悄告诉你们哦,让卡米尔这么生气的世界的背景故事,是这样哒:

男主叫巩桐,当红明星,他呈现在大众面前是那么阳光可爱小奶狗,在背地里却是个脾气暴躁的暴躁老哥大狼狗。他有一个非常恩爱的女朋友,但是他的女朋友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渣女,勾搭上了一个小男生——卡米拉(就是卡米尔到那个世界的名字)。就是一个从破坏感情的小三成为彻彻底底的正宫的事~

是不是听起来很扯?

好吧我也觉得很扯,谁知道打你二大爷脑子里那些奇奇怪怪的玛丽苏恋爱小说脑到底装的是什么。


哼哼面瘫矮子,我特么让你不尊重我,让你各种欠揍,受惩罚了吧!就等着吃瘪去吧!

咳……不行……人设崩坏严重……我可是个正义的系统……


卡米尔一进那个世界就被男主打了一巴掌,那懵懵的样子真的……太解气了哈哈哈哈!我打不到你自然有人来打你!哈哈哈哈哈!谁让你这么欠揍!

可是卡米尔好像并不知道他是男主,抬手就是一个过肩摔的架势,我吓得一颤,赶忙制止:“停下停下停下!卡米尔你不要命啊?!人家是男主是大明星你想去拘留所蹲着啊?!”

没想到我的劝阻并没有用,好吧还是有点用的,卡米尔只打了男主一巴掌:“明星又怎么样,明星就能随便打人了?”

……哇卡米尔你脑子有病了???

我捂脸,无奈的不行:“卡米尔你现在才是小三……打你再正常不过了……”

卡米尔白了一眼,他依然很坚定:“是,我破坏了家庭,可这是我的错?我不知道这女的有男朋友可真抱歉,她先上来勾搭我的,我的错?”

男主显然被这比他矮了一个头的卡米尔吓到了,我想他心里想的一定是:呵男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长这么大第一次有人敢顶撞我那么你就是我的男人了……

等等等等我怎么又开始想这gaygay的东西了……我是直男啊……像电线杆一样笔直的直男啊……

卡米尔嘴角一咧,一个与他清秀面庞十分不符合的难看的笑浮现在脸上:“真不好意思我当了小三,但你,可得先好好想想是谁的错,管不好自己的女朋友就分手,还有,玩弄感情的女人,当垃圾我都不要。”

说完转身就走,我合着那俩都惊呆了,卡米尔……霸气!

不过卡哥你ooc了。

还ooc的厉害。

你人设碎一地了。

【卡埃】快穿梗什么的百玩不厌

快穿梗嗯!

ooc属于我!

大学生卡and系统埃

(没错本鸽又开坑了)

埃米第一人称注意!!!

卡卡勾引别人注意!!!

咳我们开始吧


1.

大家好我是埃米,我只是个普通的系统。


站在我面前的是卡米尔,一个大学生——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因为我是个普通却很牛啤的系统!


说来也奇怪,卡米尔他见到飘着的我一点都不惊讶,还对我视而不见!


这个态度让我这个普通却很牛啤的系统很生气,我跑到他面前跺脚,大声嚷嚷:“你好不尊重人诶!我在你面前你连招呼都不打一下!”


(……少年你的重点错了)


卡米尔淡淡地瞥了我一眼,仅吐出了两个字:“你好。”


呵男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三分钟之内我就能得到你的全部信息。

呵男人你逃不了的我会让你渐渐爱上我到疯狂的。

……好像有哪里不对?


我好像听见笔直笔直的电线杆弯了。

但这不重要!


我没必要跟他废话了!——虽然他也没跟我说多少……咳我得带他去完成他神圣的使……任务!


我一把拉过他的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气势把他拉到一个空间里。哼哼,鱼唇的人类哟,没见过这么多高科技产品吧!惊讶吧颤抖吧少年!


我正期待着他惊讶的神情,他这个面瘫却毫无表情,轻轻蹙起秀气的眉毛,道:“这是哪……带我回去。”


……靠。


这位少年你是没感情的吗?!啊?!哼,白激动了……


我强忍住心中的怒气,勉强挤出一个职业微笑:“哈……这里是快穿系统……”


“都9102年了还有人玩快穿梗?”


对啊咋滴这玩意百玩不厌你有本事咬我啊。


我忍住想竖起世界友好标志的手,微笑淡了几分。


“我管你玩的什么梗,我要回去。”


靠啊啊啊啊啊老子想打他!!!把他摁地上摩擦!!!他这是对我职业的不尊重!

要不是事业需要老子早把你手撕了。


我在心底里暗骂几声,脸上挂着极度核善的微笑:“行的我不管你多欠锤,现在你是我的宿主,不做任务的话……”“不做。”他看都不看我一眼,把围巾往上提了几分。


大哥现在是夏天你带个围巾有毛病吧你不长痱子的啊????

还有你说不做就不做啊那我这个系统岂不是很没面子???

等等??

做?

我的脑海里涌现出一大群R18……

靠啊啊啊啊我可是个钢铁直男!归根到底还是我面前这个卡米尔的错!要不是他这么无所谓的欠揍样我才不会想到这些!


“面瘫矮子这由不得你来说话!我说要做任务就要做!”

我都已经被这个面瘫矮子气的爆出粗鄙之语。


“怎么选择是我的自由,我不干。”


“你得干。”

“我不干。”

“你得干!”

“我不干。”

“淦!!”

“淦?”

“好的你说干了。”

“????”


好的我就这么一脸懵逼的把一脸懵逼的卡米尔诱惑(bushi)走了。


卡米尔好想放弃了挣扎选择任命,早这样不就好了?浪费口水。他无奈的拉下帽檐:“行,那你说该怎么玩。”

我满意的点点头,清了清喉咙:“你需要穿越到各个平行世界去,然后在那里找到你的男主,然后想尽办法让男主爱上你……”

“打住,让我一个男的去勾引男的?”

“对啊。”

“我不干了。”

“不你必须干不然不放你回去。”

他也无奈,就只好继续听下去。

我便接着讲:“但是你要切记你不能被男二或女二迷惑或者让男主被他们勾引走……”

“迷惑我?不可能。”

“你给我闭嘴大孩子说话小人不要插嘴。”

看他又无奈地盯着我,我便继续讲下去:“等攻略好后你的一个替身会与男主共度一生,你不用担心,那个替身跟你完全是一模一样的,由系统781号帕洛斯友情赞助哟。直到最后一个世界,系统长丹尼尔大人会根据你内心深处真实想法来给你配对真爱,那时候连我这个普通却很牛啤的系统都不知道男或女主是谁,还得让你自己去找咯~”


“……我要你有何用。”

“闭嘴你必须带上我。”


卡米尔一阵无语,许久后才开口:“那,你……叫什么名字。”


我怔了一下,随即露出了笑颜。


“我啊,我是系统521号,埃米~”

“以后,请多多指教啊,我的宿主~”

“我会帮你寻觅真爱的,请千万不要担心哦。”


我没发现的是,卡米尔他看着我的笑容呆了一会,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


“多多指教,埃米。”


卖设子鸭鸭鸭

看上的可以……可以定个价

类似拍卖的说


文什么的我要等到开学了再更,因为。。我好蔡啊我不行的我不可以我好蔡我需要看大大们的粮让自己不那么蔡啊啊啊呜呜呜……

噢我好蔡啊。。

是幼儿园小盆友的午睡时间!

卡米尔小盆友不听话悄悄咪咪溜到埃米小盆友那里和他一起睡觉觉,被粗来上厕所的凯莉小盆友看见辣

关于我和那傻子是怎么认识的

上一棒: @Wine Down. 

前情提要自己去看(叉腰)

群里的接龙

帕洛斯视角~



“好!!”他答应得很爽快,“不过帕洛斯,这次可不可以让我来捕那个什么玩意儿!”

我微微震惊,愣了一会嗤笑一声,这可不是他能胜任的工作。

不过我还是答应他了:“可以啊。”明知道他会搞砸,可是我倒想看看他会怎么出糗。

诶呀~让我看看~今天是哪个倒霉孩子要被抓来煲汤呢~~

“帕洛斯,这黑不溜秋的球是什么玩意啊。”一旁的大嗓门儿狗发问了。我转过头去,看着那个黑的没有一丝亮光的球。

“这是梦啊,蠢狗。”我轻笑一声,这个梦得有多恐怖,使它没有一点亮光。好奇心驱使我进去,刚看到我就被吓得不轻——

卧槽这也太恐怖了吧?!

堆成山的作业,堆成珠穆朗玛峰的试卷,多的像跟着旅游团去景区游玩半天才找到厕所时厕所门前那么多人一样的老师,这!这!

这不就是传说中最为恐怖的名为“学校”的黑暗力量吗!!!

太可怕了!!我被吓的强制退出,刚退出就看见佩利那张放大的狗脸。

我本能的给他一个爆栗,痛得他弹起来捂着头嗷嗷直叫,一脸不满盯着我:“喂你个拖把!!我这是在看你死没死好吗!!这是本大爷的关心!哪有你这样的!”

他气的咬牙切齿,在我眼里这样的他反而更加有趣。

看着我俩打情骂俏(?)多时的噩梦突然忍不住了,大吼一声:“我在遥望!月亮之上!有多少蠢狗在自由的飞翔!”

不得不说唱的还蛮好听的。

“喂!!你个小老鼠!!你说谁蠢狗呢昂?!”佩利倒是被激怒了,抡起拳头就要打。

“略略略蠢狗说的就是你!略略略你来打我呀!”一脸欠揍的梦上蹿下跳的,还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个手对狗子比了个世界友好标志。

好像没我啥事儿了。

我慢悠悠走到一边,盘腿坐下,看着狗扑蝴蝶般的游戏。

那个黑不隆咚的宛如一只煤老板的梦东走走西飘飘,动作快到只能看到残影,还一直在用欠揍的声音说着欠锤的话:“耶~~~扫把头~~~”

“我操你妈!!闭嘴!!”然后某狗duang的一下撞到了墙。

“耶~~~蠢狗傻狗鲨逼狗~~~”

“老子逮到你就把你嘴给撕烂!!”佩利快气疯了,又一次duang的撞到了墙。(墙吹哭泣.jpg)

“耶~~~拖把扫把缺个簸箕~~~”

说实话这个“拖把”让我很不爽,啧啧,一群不懂欣赏的家伙。也让某只狗才注意到原来我还在的,他恼怒地看向我:“帕洛斯!!这tm是你的工作诶!!你怎么不来帮忙!”

哼哼,是时候发挥我奥斯卡影帝般的演技了!(你就只能骗骗狗)

我楚楚可怜地望向他,一脸委屈:“可是我好累哦……明明是你说这个交给你的……你还冤枉我……”

他哑口无言。

呵,狗就是好骗。

我捧起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瓜,啃了一口,继续看这场追逐战。

嗯~巴适!

多久没这么巴适过了?我不知道你别问了。

狗子追着灵活的梦,不止一次撞到墙(墙吹哭成狗),我又啃了一口瓜,哎哟,不错哦。

 下一棒:@厌食犯了 

干巴爹!(๑•̀ㅂ•́)و✧